話說本學期又搬來不少交換學生,本棟宿舍乃屬『房間分兩旁,樓梯擺中間』之型,樓梯左右各有九間單人房。小女子這一邊的新樓友,乃是堂堂法蘭西法學院學生,想是來自巴黎某數字大學(巴黎許多大學以第一、第二...以此類推)的嬌嬌女,跟我們生分的很。




今天週一九點一大早,我乖乖爬起來吃早餐(其實也不早了)唸書,約莫正午時分,走廊傳來吳儂軟語,正是法蘭西女-卡洛琳娜在和朋友交談。談著談著,就漸漸傳來非常令人深思的聲音... ...

一開始我以為我聽錯了,乖巧地翻到下一頁繼續與古印刷體德文搏鬥。但是這個嬌喘令人深思的聲音非但沒有止歇,還有越來越響之趨勢,諸位可要知道,德國宿舍的牆跟台灣一般公寓不同,其實是很厚的,此種令人匪夷所思的聲音要傳到走廊上、再傳進別人的房間,唯一的可能,是始作俑者沒關門(或至少沒關好門)。敦親睦鄰的我在雜音持續三十分鐘後,終於忍不住打開房門,想當個煞風景的樓友,勸他們白天享樂OK,但是請把門關上吧~~,這種免錢的廣播劇可不是人人都有閒情逸致收聽呀!

打開房門,廣播劇更加清晰,我這才發現,電台不是在法蘭西女子的房間,而在我對面的-浴、室!

張口結舌的我,聽到好清楚好清楚的@#$%聲音,只好再度龜縮回自己的房間,關上第二道門(宿舍房間裡門總共有兩道),繼續努力想看懂下一段文章...可是啊~這種廣播劇著實令人難以專心~~難道他們以為蓮蓬頭灑水的聲音會蓋過所有其他詭異的聲音嗎?!

終於等到戲水鴛鴦滿意了,『洗完了』,我趕緊出來狂敲隔壁上海鄰居的門:

「你有沒有聽到?」
「有呀,你也聽到了?啊對,你房間就在對面喔~」上海鄰居投來一個『辛苦你了』的眼神
「不知道小默(穆罕默德)在不在喔??在就有趣了。」--> (因為小默是回教徒,有色戒)
「...他跟朋友好像在房間...」
「... ...」我無言以對,決定煮東西來吃,收驚一下。

隔天我跟義大利鄰居好生描述了一番,她非常不以為然,認為就是這種青少年讓歐洲世風日下,浴室單純當浴室,是很困難嗎?anyway, 我不是歐洲人,能說什麼呢?

頂多只能告訴大家:小心!活春宮~就在你身邊!

創作者介紹

這年頭 | 小眾才是王道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ibbery
  • 这年头,有活色生香也有酒肉和尚,看来下次要给你们浴室门贴个电影分<br />
    级标签,写明NC-17~~~~ 不过貌似法国人对这个根本无视……<br />
    严重同情中……好歹我们这儿只有抱着吉他鬼哭狼嚎的拉美同胞。
  • 上海邻居--见证人!
  • 不知道我们两是幸运还是不幸啊。。。<br />
    只有我们两亲耳听见了哎!!!<br />
    下次再有就邀请全层的人过来路过,HOHO,我们层公开的秘密了。。。<br />
    <br />
  • 現在想想,聽一次、長見識,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自我安慰<br />
    中)
  • Claire
  • 咳……辛苦你们两个了还真是……我只是有幸在厕所听见他们说话<br />
    而已……
  • doctorkuppa
  • 我很想聽耶!<br />
    Schade呀schade。<br />
    原來卡洛琳娜大有來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