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生活多采多姿。發生太多事情但是沒有精力分篇發文,只好全部擠在一起。<--是懶吧)


先是報告--不,先是台灣暴動,身為「除了唸書什麼事都不用作」的學生當然要關心一下(其實是怕不知不覺變成中國人)。人在異鄉看到民主倒退真的很令人傷心,我跟(本學期剛開始留德的)學妹兩個腦殘還很慎重考慮要在德國揭竿響應。
這次事件最初的起因,是有個把飛彈瞄準我們、然後又跟我們拍胸換帖(而我們也還真的換帖了)的國家,派了一位特使來要跟我們簽「據說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約。警察變東廠出乎意料、遊行抗議發展也出乎意料,整場羅生門看得我跟學妹愁眉苦臉、愁雲慘霧,天天擔心一覺醒來,台灣變成除了國民黨旗跟五星旗之外,其他旗子都不准在公共場合拿。剛好看見有藍丁丁在個人網誌發文章,頓時舊仇新恨湧上心頭,兩人披頭散髮、抓耳撓腮,連課業也不顧,便硬生生就投身藍海之中,熬夜到天亮,只為寫文章回貼。萬事起頭難,尤其又是去踢館,當然屢戰屢敗,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後來終於扳回一城,真想酒池肉林狂歡一番。

 

克敵(?)之後,我才回頭趕本學期第一個報告。話說已進入週末,報告在兩天後的週一,課程內容是Prodigien類似天譴或神諭,簡單說,是自然災害被解讀成神對人類的警示),我分到的文章是講人類對自然的迷思或神話化。麻煩的是,除了必讀文章之外,老師在週二又另外給我兩篇文章,交待我原來那篇不用管了(老師!原本的文章我有讀懂啊真的),讓我頓時手忙腳亂。而且本來計畫要在週四跟老師討論大綱的美夢,活活被遠在台灣的中國特使狠心敲碎。

台灣的新聞勉強告一段落時,我文章差不多等於沒讀,雖然每天都知道不準備、報告就要開天窗了,但是一坐在書桌前就是會連上網看台灣新聞,啊我也沒辦法(攤手)。兩篇新文章其實非常有趣,在探討自然與文化(Natur/Kultur)是不是對立詞組、還有這個印象的來源等等。不過週一上台報告時,因為來不及寫講稿,只好照著大綱即席發揮,身為該門課第一個報告的人,下場就是講很爛,很多暖場、熱絡氣氛的插科打渾和文法全忘!總之德文程度退步到兩歲幼兒的境界(是該有什麼期待)。下課之後,不死心的我還在跟老師嘀嘀咕咕,說大綱上的這個那個點也想講,但是都沒講到blablabla,老師不知為何芳心大悅,頻頻稱讚我都說到了她要的點、大家發言也很踴躍(老師是天使長加百列化身吧)。

 

回家一放鬆心情,立刻就上網狂買要帶回國的藥品和藥妝保養品,德國這點就是先進(對嗎)。一切如此波瀾不興,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天知道台灣示威那一陣子,走在路上看見青少年在路邊追逐嬉鬧、大學裡情侶親暱擁吻,就會怒火中燒、化身成去死去死會員,心裡想著:「拎杯都快要跟你們政府申請政治庇護了,你們是怎麼可以無動於衷!」

 

殊不知,國家是自己的,別人不關心很正常

 


 

接下來是(留德很久的)學妹的男友去美國探親甫歸,跟我約好了要轉交學妹挑給我的禮物,那天練完琴後直奔咖啡館。老德完全愛上美國(東岸),很認真在考慮要申請綠卡。身為歐洲人,他感受到美國對自由跟族群融合的定義和歐洲非常不一樣。有興趣知道哪裡不一樣的人,舉手報名,我可以把對話不負責任翻譯。Anyway,聊了一個小時、說好這週要看電影,就先散了。

 

週五和新來的交換生出門吃飯,學弟點了當令的海鮮,結果還是被炸成魚排,多麼辜負「當令」二字!學弟都狂呼受騙(還是菜單沒看清?)。下次我一定要試現在滿街都貼了海報的貽貝(Muscheln)大餐,這個他們如果還有本事炸出來,那我就甘拜下風。 

整頓飯十分愉快,想吃的都有吃到,甜點飲料都試過了,而且沒有超出預算。因為有人是念法律的,剛好遇上野草莓學運和修法等,相談甚歡。是說全餐廳只有我們這桌歪果仁,不收斂一點還拍桌談笑,是有這麼在地化嗎?

 

週六被我私心認為是德國之夜。學妹男朋友拉我出來(他說:「你都不出來交際應酬,要不得」),和他兩個德國友人一起看剛上映一週的007電影。
其實我超想看英文版,大家想必都耳聞過,這裡電影基本上都是配音成德文,原味盡失(當然德國人不做如是想),
難得有商業片會用原聲播放,我求之不得,但是老德說他覺得德文配音比較讚(是讚在哪請告訴我),在別人的地盤上,我很不爭氣地低頭了。
結果我們沒買到八點多的場次,只好買了十
一點半的,其實十一點有場英文的啊啊啊。這中間我們在上城區的酒吧猛灌啤酒和爭辯文化研究是社會科學、還是接近哲學的人文科學,順便等隔壁小村莊的農夫朋友來會合。我得說以德國標準來看,這位農夫朋友還是比較和藹可親。不過新認識的老德麻吉人也不錯啦。只要他不要一直忘記我是台灣人就好 =..=
看完電影(結尾真的虛),大家一路走一路評,我說我可能還是會再看一次原聲片,走著走著竟然又回頭泡吧,酒吧家家都客滿真是太誇張。在馬城(或是在德國),年輕人出門的休閒娛樂可能就是趴踢-電影-
泡吧,先後順序不論。和台灣比起來真是悲傷的夜生活。
最後找到一家爵士吧,安靜很多,也有空位,但是那個薩克斯風手整個做作,我欣賞看到後來忍不住跟
Dirk逃到吧台區討論電影配樂;接著老德和他麻吉也湊過來聊,此時已近午夜三點,跟之前辦樓層趴踢一樣,我的德語聽力再度下降,只好互道珍重分道揚鑣。由於大家對本次龐德電影均略有微詞,便相約來日另觀他戲,迪克則分別送老德跟我回家。

 

沒想到接下來我就生了一場大病。


啊嗚,原來聊芝麻蒜皮,還是要分成上中下集啊。

 

創作者介紹

這年頭 | 小眾才是王道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ctorkuppa
  • 瞧你認真報告生活瑣事的,<br />
    政治筆戰那時候真的辛苦你了!(拍肩)<br />
    有人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br />
    就更遑論德國人,瞧他們安和樂利又若無其事當我們是中國人的,心中就<br />
    熊熊一把火。<br />
    <br />
    德文配音是好在哪啊...?<br />
    他都愛上美國了,怎麼還是無法放棄德國配音?<br />
    瞧你生活豐富的,<br />
    我已經好久沒有夜生活了,嗚呼。
  • zoehsu4892
  • 哈哈,不想唸書所以跑來寫網誌,不怕死就是這種意思。<br />
    <br />
    今天週日不是狂下雪嗎,已經晚上十點了,樓下的南美同胞們玩雪玩瘋、又一直在鬼吼鬼叫,<br />
    也是令我心頭火起。我想可能年紀大了忍耐度低。<br />
    <br />
    德文翻譯不行滴~~德文版的辛浦森就很難看對不對(執手淚眼)<br />
    <br />
    我的夜生活也是久久才一次,社交好辛苦。<br />
    還是去餓蘿酥操速(俄羅斯超市)買便宜牛肉吧   ( ̄v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