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住久了,會不會變得笑點很低?會不會變得很容易滿足?答案是會!

銀行招牌的燈壞掉了,儲蓄銀行(Sparkasse)變成美容專櫃(Spa kasse),我一個人在公車上笑得像神經病;在橋上跟學妹討論什麼才是正港台灣文化,結論是迎賓的甩髮舞(誤很大,而且政治完全不正確);對著中國農村取名準則可以笑到升天(對了以此類推的話,我是守妞,而我弟將改名叫屎霞)。

上課是如此的苦悶,以至於我跟學妹時不時都需要調劑。以下是段對話,證明留學生(至少是我們)都只敢打嘴炮。註是我另外加上的:

 
Hedgehog's Dilemma
 
 
我跟cathrin今天因為恐懼又翹課了
 
 
Hedgehog's Dilemma
 
蝦密恐懼? 為什麼會恐懼呢...????
 
Hedgehog's Dilemma
 
 
就是ATH...(註:發音、謄寫、聽力…?知道課名翻譯者請不吝賜教)
前兩次教授一整節都念不同語言的單字叫我們transkribieren(註:謄寫),然後之後點人上去寫答案
教授雖然說寫錯沒關係,可是有時候又會咄咄逼人
 
 
Hedgehog's Dilemma
 
太促機啦...
 
Hedgehog's Dilemma
 
 
阿阿@
 
 
Hedgehog's Dilemma
 
應該舉手說 老師! 請唸中文, 我願意上台寫
 
Hedgehog's Dilemma
 
 
哈哈哈應該被點上去噹的時候,要這樣攻擊他
 
 
Hedgehog's Dilemma
 
好過份 但是應該這麼做
 
Hedgehog's Dilemma
 
 
他應該會振振有詞的說
我們現在討論的東西以歐洲語言為主
 
 
Hedgehog's Dilemma
 
歐你媽! 跟他說 老師 你落伍了
據說 德國老師喜歡別人嗆他(?)
 
Hedgehog's Dilemma
 
 
喔喔,可是這有點無理取鬧吧?
 
 
Hedgehog's Dilemma
 
哈哈 我只是說說 反正我們也沒膽
 
Hedgehog's Dilemma
 
 
被噹的時候只有咬牙落淚,哭哭奔奔
 
 
Hedgehog's Dilemma
 
鼻涕抹到老師的西裝外套上
 
Hedgehog's Dilemma
 
 
哈哈追出來要送洗費

  

 
(以上是硬凹的分隔線)
 
講到很容易滿足~
看到電視在介紹雪山隧道開挖的艱辛過程就超得意,還逼無意間在場的義大利鄰居一定要看;跟學妹相約要蒐集各大媒體上出現過的世界版圖,來研究在多少媒體心中,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無聊到這種地步);在小吃店一杯咖灰加一個夾厚厚肉片的麵包只要兩歐可以感激到流淚;做出滷牛肚跟豬舌頭可以心情好一個禮拜,看著一公斤台幣100元的豬肉,可以想出滿漢全席的菜色(滷肉、木須炒飯、香菇肉羹、什錦肉片、糖醋肉片etc.)… …我還是就此打住吧,因為在心裡整理了一下,發現滿足點以食物居多。
 
但也是會變偏激的。
例如,因為身邊有些外國朋友對台灣很感興趣,想去台灣當交換學生,但是用盡各種途徑仍不得其門而入,讓他們感嘆台灣的官僚制度實在青出於藍;加上政府政策和各種媒體的報導,讓我們一直在討論,是不是應該寫篇文章抨擊台灣多愛中國,又多恨其他國家。
 
前一週有兩天為了做報告熬夜沒睡也是整個抓狂,隔天還要光鮮亮麗展示在眾人面前…一直怨歎為什麼德國會離台灣這麼遠,anyway,往事只能回味了。
 
但是總體而言還是很感恩(是開始信教了嗎?),連週五週六連上刺激的八小時blockseminar,我都覺得好好玩啊!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