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留學很難會被喜帖炸到,算是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嗎)。

 

但是從MSN或是網誌上面看見同學朋友們一一結婚的感覺仍然十分奇特。

那天在網路上和朋友聊天,他跟我說,同樣在德國留學的樂團教練最近學成歸國。我想起之前有一次從台灣飛德國時,那教練還坐在我旁邊,一架長程客機少說有三、四百個座位,要跟老師坐在一起也真是緣份。

聊著以前高中跑社團的往事,他跟我提及,某個薩克斯風學妹結婚了。
我心想:哇哇,快要踩到地雷話題了嗎,看他說得如此雲淡風輕;我佛心一來,十分有勇氣地問,那個曾經轟轟烈烈交往過的豎笛學妹呢?「她幾年前結婚了。」他說。

這還真不是震撼兩個字了得啊小羅,你有去吃喜酒?「有啊,我跟小黑跟xx和**都有去啊。」
蝦咪毀,你們那時很尷尬不是嗎,竟然寄喜帖給你?「還寄咧,我們都有電話聯絡說,是她打給我、叫我去吃喜酒的。」

我的媽,當初你們分手時,你多可怕,記憶猶新啊我,現在你棉已經可以吃對方喜酒了?
誰來告訴我,我是否迷失在技職學校交情的神秘code裡?

你超適合下面這首歌的對吧,小羅。

當我們唱著一些無聊的歌曲 談著愛與不愛的問題
幻想是林黛玉愛著賈寶玉 或是牛郎織女約在七夕

而那些做過的夢 唱過的歌 愛過的人
那些我們天真的以為 永遠不會結束的事
而做過的夢 唱過的歌 愛過的人 留
在漫漫歲月不能再續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