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完歐洲盃的決賽,但是今天想討論的並非球賽過程的是非(雖然也是有一點),而是德國播報員的表現。

根據鄰居部落格的說法,德國播報員有煽情之嫌。依吾淺薄之見嘛,怎麼說呢,應該是「熱情而不失公正」(?)吧。
那些看足球很久的人,各自有喜歡的球隊,此乃正常;像我這種正港的偽球迷,只會看熱鬧,當然只挑自己熟悉的德國隊,突然陣前倒戈去支持一支陌生球隊實屬精神上不能,就算德國隊弱、球員老、還有我討厭但教練很溺愛的Schweini,但心偏了就是偏了,沒辦法。

德國播報員就又是另一回事。希望自己國家贏,當然!但是播報是工作不是在家評球,敵我兩隊該褒該貶都不能少,以下就決賽提出幾例來好好研究。 


上半場前十分鐘,德國主控,Klose有小小威脅到西班牙;好景不常,西班牙鏟球、抄球功力高強,擠球、夾球和從不可思議角度傳球的神能,很快地威脅到德國木頭隊。雖然德國本次傳球極少失誤,但是西班牙太想贏冠軍了(睽違24年),為取得控球權根本就無所不用其極,於是出現了一連串進攻的精采驚險場面,播報員也完全不吝於讚賞。

尤其是在第20分鐘(吧)西班牙球員的過人妙傳,偏出球門,被播報員評為是Kunst des Seitenwechsels;當然長得非常像英國人的西班牙前鋒隊員Fernando Torres,比賽一開始就被播報員重點研究,說是名後勢看漲的可怕年輕球員,而Torres也果然對萊曼造成很大威脅,單單在20到23分鐘之內就射門兩次(更別提第23分鐘西班牙也進攻兩次),若非命中門柱彈出,今天萊曼就要切腹了吧。

在第33分的進攻方式,播報員評為不可思議/了不起(fantastisch),而且射門成功後,播報員又對Torres送上Respekt一詞,並讚嘆「看看這年輕人在英國受的訓練!!」。這個詞在德國應該是等級很高了,Torres也真的是當之無愧。而且就重播鏡頭,播報員也不厭其煩,再三分析,讚美之情溢於言表。對於自家球隊無謂工、不知所云、完全沒有氣氛的打法,也是火力全開,諄諄不倦。 

當然對於義大利裁判羅西提(Rosetti)的某些判決,播報員是頗有微詞的。尤其在神秘的羅生門事件後,裁判乾脆各給德國隊長巴拉克和西班牙隊長兼守門員一張黃牌,和下半場西班牙球員頭槌德國幸運物Podolski但只有罰自由球這兩件事情上,播報員很義正辭嚴地表達出「我認為判決不當」的想法;但德國球員的非技術性犯規,也被播報員很犀利地指出來。到了下半場,德國球隊進攻不多,播報員很是焦急,但是西班牙的進攻他可一點也沒漏,下半場近尾聲、西班牙球員賽納的臨門一腳,我猜簡直就是播報員的最愛吧,他翻來覆去地扼腕,直說這簡直就可以當教科書的進攻版本<--- 我覺得這已經是讚辭中的最高級了。西班牙帽子戲法演得之好,收買了德國播報員的心。


簡而言之,德國播報員進退有據,言詞合宜,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喂);最最有意思的,當然還是從千變萬化的文法時態來領悟播報員的絃外之音,一連串的「如果假使若當初」,才是我聽球賽播報最終的樂趣。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