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大家都說歐美歐美,但是歐洲跟美國還是很不一樣!

費盡千辛萬苦來到德國後,我才發現學術的殿堂並不等於美食的天堂。當然我所謂的美食是指在台灣不一定道地,但是想吃時一定買得到的食物:有便宜的小吃、也有昂貴的高級料理,冷熱甜鹹兼具、涵蓋各國口味,雅俗共賞。

在德國說白一點就是小吃的荒原:主食方面除了義大利麵、馬鈴薯、酸麵包、豬腳、香腸、döner和美式速食店,其餘就真的乏善可陳,青菜以包心類的沙拉菜為主,葉菜在夢裡吃比較快;零食也是巧克力為最大宗,曾經想吃脆笛酥,巧克力夾心多到溢出來,天知道我只想吃外面的脆皮;鹹零嘴,除了pretzel(鹹硬脆餅)以外,洋芋片的口味大致而言只有紅椒,和紅椒,還有紅椒(當然很有錢吃一罐品客一歐五的人,選擇就很多);美式量販店(甚至是鄰居開的家樂福),沒有;各式各樣的小吃攤,沒有;便利商店,當然也不會有。

馬堡的亞洲餐廳不怎麼樣,評價統一起來的話,就是鹹;而且德國人認為亞洲菜不能不酸甜,什麼菜餚都來酸甜一下,就會變成亞洲餐廳的明星菜,真不知是這種奇怪的供菜法養成德國人奇怪的味蕾、還是因果顛倒。哪天出現茄汁北京烤鴨我也不會大驚小怪了。

再舉個例,台灣舉世聞名的珍珠奶茶,紐約有、巴黎有、倫敦有、法蘭克福就沒有!

有人說,要求現做珍奶未免太強人所難,我想也是。
好吧,那去亞洲商店買粉圓自己煮好了,雙手萬能。

沒想到,有賣西米露(還是彩色的)、有賣芋頭、有賣椰奶,就是沒賣粉圓!!

法蘭克福難道台灣人比巴黎少嗎!歧視!(喂)

總之最後,粉圓是從遙遠的故鄉空運來的。


這張是西米露,重點是旁邊的松果,一個吸水後松葉合起來了,過一段時間後會慢慢打開;另一個松果是對照組。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