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在新店看了一輩子的眼科醫生非常仔細地幫我配了硬式隱形眼鏡,理由是我上班不想十個小時戴眼鏡對著電腦研究專利說明書的格式錯誤。 

由於完全沒有帶過軟式,耕莘的醫生說這是一種福音,會很容易適應硬的隱形眼鏡。 
適應的痛苦過程已經忘了,倒是曾經掉過一次隱形眼鏡的經驗讓我痛不欲生。雖然只有一邊鏡片不見,但是幾千塊一聲不響就消失的印象非常深刻。
後來又有幾次拔鏡片、結果鏡片飛到房間(或廁所)別的地方,雲深不知處,但是一切都皆大歡喜平安無事。
在德國唸書之後,戴隱形眼鏡的機會大大增加,不過因為住宿舍,拔眼鏡怎麼也只能在房間,所以隱形眼鏡消失的機率倒是大大降低。但是今天真的上演了一場可怕的驚魂記。

貼心叮嚀:以下有非常不健康不衛生的鏡頭,不想被雷者請速速離開。


昨天四點半才睡,今天中午爬起來想繼續痛苦的論文生活,卻發現骯髒的眼鏡盒裡沒有我的左眼鏡片!更糟的是,我對昨夜印象十分模糊,沒有檢查鏡片是否真的安躺進眼鏡盒中,更不記得我是不是在書桌而非在水槽邊脫眼鏡,只好將全房間列為犯罪現場,先以書桌為出發點檢查完,沒有!

心想「不妙,應該是在水槽裡。」(依常理判斷都是在水槽)很小心地把昨晚的湯麵鍋拿起來,研究水槽,沒有。怕鏡片目前仍幸運地滯留在排水管裡,不敢開水龍頭,先把排水管拔下來檢查,沒有。再把湯鍋裡的殘羹舀出來過濾,通通沒有!

水槽嫌疑排除,接下來是放眼鏡盒的衛浴用品架。架上放眼望去一切恆常;瓶瓶罐罐之間?沒有,瓶瓶罐罐上?(有過鏡片附著在化妝水瓶子上的經驗)--->也沒有!

再來只有水槽週邊了!水槽週邊有一塊深藍小地毯、我的布製洗衣籃、待回收的紅白酒瓶、和洗衣精柔軟精漱口水等等琳瑯滿目。廢話不多說,先手眼並用檢查地毯(因為鏡片也是藍色的,眼睛此時完全不可靠),沒有。捲起地毯,開始移開地上的瓶罐,沒有!水槽後方的暖氣流通管也拿衣櫃燈照過,沒有!洗衣籃上下裡外前後左右?通通沒有!

真是夭壽,我的留學基金裡面沒有cover配眼鏡的費用,更何況這裡硬式隱形眼鏡價錢搞不好比台灣還要硬,而我這個quater的掛號費證明(掛號費10歐涵蓋7-9月)還在牙醫那裡,要先拿回來我才能去眼科掛號檢查啊啊啊啊!

就在我研究要不要只戴著一邊的隱形眼鏡就這麼撐過兩年、還是乖乖將此次人為疏失呈報上級之時,就在我的第一道房門邊看見了我可愛的藍色小藥丸小鏡片!

啊,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大誤)現在我正愉快地帶著隱形眼鏡打論文格文呢!
好處是我的水槽週邊和鏡片盒目前整個清潔溜溜。

不衛生的鏡片失蹤記,以上。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