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曾經說過,我和學妹在一月初回到德國,明知寒冷,仍然滿懷雄心壯志(?)。

由於在法蘭克福的清晨,穿著兩件大衣我們只覺得微寒,滿心以為可以撐到回家為止。誰知到了馬堡一下火車,只想求爺爺告奶奶,再度爬回火車上。兩地雖然只差一小時車程,但是氣溫完全無可比擬。怎麼個冷法呢?首先是明知要快點行動、奈何全身因為凍僵而不聽使喚;拉著行李箱只覺得手不是自己的,因為怎麼出力都拉不動;心裡除了髒話就只有「冷斃了」的感覺。但是不快點走路是會屎人滴!眼看月台上人越來越少,我們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努力往公車站邁進。

雪上加霜的是,這時學妹在我身後很沒志氣地跌倒了。我猜是因為行李卡住、但是人繼續往前,衝力使學妹撲到在地,幸虧因為太冷,血沒有流很多。拎杯做出這輩子最勇敢的舉動:完全沒用的手套脫下來給學妹戴,並鼓勵她跌倒了也要爬起來勇往直前。 這時因為實在太冷,我們決定棄暗投明,舉步維艱地邁向最近但是最貴的德國計程車站。

兩個披頭散髮的貞子於是跌跌撞撞爬上賓士計程車,一接觸到暖氣空調的瞬間,手掌劇痛、充血通紅,而且還是無法彎曲手指。當時我還真擔心是否手會廢掉。冰雪王國的景色雖依舊絢麗奪目,我倆卻看也不看了,只顧關心自己的well being,什麼回到德國、遇到朋友會有的喜悅,全部被可怕的冬天嚇得一哄而散。十分鐘要價十歐的車費也讓我們黯然無語。

略過艱辛的搬行李上五樓過程不提,回到宿舍打開電腦一上線,才知道當天馬堡是-18度

拎杯剛回來飢寒交迫,急需外出採買捏,德國這樣對台灣人趕盡殺絕對嗎?

忍了一天飢餓,我還是不爭氣地在隔天出門買菜(會胖是要怪誰)。見到了驚嚇的場景:馬堡的Lahn河(諧音:爛河)竟然整條結冰。

爛河在六個月前明明就長這個樣子(請注意,本照片跟接下來的結冰圖角度幾乎相同):


活水要結冰比湖水困難的多,爛河水壩處的小瀑布也結成一片冰簾,這時我們才相信,這陣子馬堡一點溫暖也沒有,回家過聖誕果然是對的。

過了一週我還看見新聞,說有四隻天鵝在爛河裡凍住,靠著消防隊才把牠們救上岸。唉,當水鳥也真辛苦。(重點不對吧?)

相較之下德國人就很歡樂。他們瞧冰層似乎夠結實,便不顧河邊的警告標語,穿著冰刀鞋(可見冰真的很厚)在上打起曲棍球:


尤有甚者,攜家帶眷,冒著生命危險,讓小孩一塊兒出來踏冰:

(圖片來源:http://www.myheimat.de/marburg/beitrag/68368/die-lahn-ist-gefroren/  from Margarita Albrecht )

這一陣子爛河上人滿為患,人手一台相機全副武裝,只求拍下五年難得一見的結冰奇景。
學妹對踩結冰爛河的渴望一直很高,最後我們也下場,滿懷羞怯(?)地在角落照相:


現在二月中了,爛河黃泥滾滾,但是大雪時下時停。

冬天為何價你長?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