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在歐洲可以很平價地買到,說要入門完全不是問題。

歐洲產酒的國家很多,大家都知道的是法國紅、白酒;德國主要產白酒(像Riesling或Eiswein),義大利也是紅白都產,但是感覺似乎紅酒比較常被提及。西葡匈三顆牙產酒也不落人後,加上希臘也產酒...然後還會進南非和南美和美國的酒...well,我想大家現在應該可以理解,德國超市酒架的陳列內容,基本上就是聯合國的規格吧。

既然我人都在歐洲,當然也常常喝酒... ...
個屁。

我不常喝葡萄酒,倒是很愛喝啤酒。葡萄酒我都是買紙盒裝的Tafelwein(平民佐餐酒),料理自飲兩相宜,對我來說無疑是最便宜又最順口的。再來是德國紅酒裡面Qualitätswein mit Pradikat (QmP)的spätlese,因為甜度夠,但是沒有到dessert wine的爆甜地步,


喔不,我不是酒迷。不然怎麼只會喝Tafelwein呢。

不過,今天出門交了作業,老師笑語盈盈,風清雲淡;拎杯回家時,為了殺等公車的時間,把超市的酒區細逛一次,盲眼挑了一瓶不到兩歐的merlot,心想就要正式跨出歐洲酒旅的第一步了,低頭一看,怎麼是trocken(音同「脫肯」)的呢?因為一般而言,trocken就是指很乾澀、單寧很重的意思,也就是葡萄酒白痴如我不會喜歡的菜,偏偏德國人很喜歡喝trocken,是種成人的味道嗎?不過其實我也不care。

問題是,聽說merlot都很順啊,標trocken是什麼意思?不是說我不愛台灣,不相信網路上品酒討論的格主們說merlot適合初學者,而是在德國,lieblich不可能會錯標成trocken,這時我似乎應該識時務地相信德國人,放下trocken,立地成佛,拿起lieblich才對,但是那一瞬間我還沉浸在老師看到作業嘴角抽搐心花怒放的表情,就鬼打牆地拎著美麗的紅酒梅洛付帳回家也。

熬夜很傷體力,連我今天出門交作業前已經吃了一碗湯麵,下午練琴完回家還是照樣餓得前胸貼後背,趕緊拿出昨天買的特價冷凍美式披薩(對,這裡美式的東西可是稀少又昂貴),扔進烤箱;回頭看一下酒,適飲溫度14度,那不就是我窗戶邊的溫度嗎,很好很好;搭配食物是一般紅肉與乳酪,那不就是我美式披薩的口味嗎?真是天時地利人和!--->邁向品酒失敗的第一步。

喜孜孜的我忙東忙西,就等酒夠冰、披薩夠焦,一切即將水到渠成。
反正台幣一百塊,順口就喝掉,不順就倒掉煮掉,對我來說不是難事。眼看披薩已好,立刻開酒(沒聞到傳說中的梅洛酒香)、倒進馬克杯(品酒失敗的第二步),一喝。


我是買到紅酒醋了嗎?

這麼嗆,拎杯第一次喝葡萄酒會嗆到的,而且極酸,不要怪我錯把酒當醋,老實說這個價錢,紅酒醋還沒這麼大罐的。
我失落地拿起酒瓶想讀讀酒標(alreay too late):2008產!



這酒體也太新了,這是當作薄酒萊在賣還是怎地?我完全迷糊。買都買了,這下只好死馬當活馬醫,自作主張亂換瓶(品酒失敗的第三步),有順很多,再也沒有嗆到,入喉的回味是李子加酸梅的味道,不過酸度依舊不會甘甜,搭配美式披薩的肉和cheesse也無用。(大誤)我後來換完瓶後等了一小時,拿出剛買的48%肥度maasdamer乳酪,酒照樣難喝,但是乳酪的回味開始帶有水果香氣,也算是紅酒的一件功德。

結論:
我想,要嗎就是這款真的太新了,放個三五年再喝也許我會重新評價它;要嗎就是我經過換瓶後完全糟塌它了,不知道為什麼酒精味一直很濃,13啪也想搶戲,真是不要臉(對方是聽得懂?!)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