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不想寫的,但老娘最近在搞報告心情真的是很差,還是寫出來好,免的氣急攻心吐血而親痛仇快。

那天上完課回家,和希臘同學瑪麗亞坐在車上,一個同棟樓念經濟的浙江女孩子也上了車。

她用生硬的德文和我同學打完招呼後,對著我笑,突然衝出一句中文:
『你知道台灣跟中國最近要發動戰爭嗎?』

我愣了愣,轉頭看看瑪麗亞,瑪麗亞毫無所知,對著我露出「你們說中文吧我不介意」的微笑。

我說:「很難打起來。最起碼北京辦完奧運之前不可能打。」

是的,在盛大的、舉世矚目的世界運動會之前發動戰爭(或內戰),無論理由多正當、多有說服力,對中國愛好和平的形象無異是自打嘴巴、弊遠勝於利。再說雙方實力的懸殊與國際政治的詭譎,著實不太可能在『最近』發動戰爭。

『喔?為什麼不可能?你覺得台灣有可能會贏嗎?』她問。

這個前言不接後語的問法,讓我感到有點奇怪。我只有說2008之前不可能打,什麼時候說過台灣打得贏了?

『那你呢?你是支持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她見我沒有回答,於是換了個方式問。
『我當然支持台灣人,我是台灣人啊。』我說。

『真的啊?所以你不覺得你是中國人囉?』她瞪著我,臉上掛著微笑,但是我完全感覺不到如沐春風,只有咄咄逼人。
『只要我拿台灣護照一天,我就是台灣人。』我很客氣但堅決的回答。

『為什麼你不覺得你是中國人?中國現在什麼都跟國際接軌了。』她很失望沒有拉到盟友。
我才覺得這個邏輯很奇怪。中國什麼都跟國際接軌,跟我覺得我是哪裡人,到底是有什麼關係!
我從小生長在台灣,為什麼會覺得我不是台灣人?
如果我25年沒跨出台灣一步,卻四處嚷嚷自己是美國人,那不是國家教育出了問題,就是我腦子有問題!!

『而且中國什麼都跟你們台灣一樣民主開放,我不懂哪裡有問題。』她偏著頭,一付「你們那個台灣領導人就是惟恐天下不亂,但是沒關係,我原諒你們無知被利用」的寬容神情。
什麼都一樣民主開放?這倒新鮮。說說看哪裡一樣吧!


民意代表都直接民選?
『總書記當然不歸我們選,人代也不歸我們選,是我們選出來的代表去投票的,你懂吧,中國實在是太大了,不可能什麼都民選。而且我們人大裡也有台灣的席次。』理所當然理所當然。

重要城市的市長不都是指派的嗎?
『噯,那很重要的位置當然需要指派的。』理所當然理所當然。

一黨專政不是腐敗的根源嗎?
『這怎麼說呢,我覺得中國共產黨也管得挺好的,經濟當然是很開放了。而且你要黨怎麼開放?對吧?』理所當然理所當然。

所以這是完全的一個民主?
『對啊,而且你知道嗎,我倒覺得中國現在太開放了,不太好』,她搖著頭,很憂國憂民。『很亂啊現在,應該再嚴一點。』


行言至此,我大概可以了解她的法律、政治與兩岸議題程度如何。(大概就是新華社加從小到大的學校課程)
重點已表明過,於是我沒有再多說,她繼續跟我討論馬英九多帥氣英勇,我周旋幾句,轉回來與瑪麗亞聊天。



回家後,越想越生氣。
她看我的神情好像看到秦檜大奸賊,那種『反了反了,你個婊子竟然是叛國賊、搞分裂!』的表情,好像我在中國共產黨面前千刀萬剮也不足以贖罪。


我氣她的本位主義,氣她不將心比心,氣她把我朋友晾在旁邊,更氣她不敢用德文跟我討論政治問題。
可是同時我又憐憫她。
我憐憫她安於現狀、不質疑自己所接受的教育、不質疑國家政策、什麼都理所當然、不知道換個角度看天下。


我到德國來,絕不刻意挑起兩岸議題,但是被問到的話,我也絕不猶豫說自己是台灣人。
這裡所有朋友都知道台灣與中國的差別。
我也很感謝這裡的市政府願意容忍中國與中華民國的模糊性,發給我上面註明是ROC台灣的簽證。
我當然更感謝我所有中國朋友,知道我刁鑽尖酸犀利欠揍還願意幫助我陪伴我。


但是對於那些刻意想挑毛病的中國人(以後可能會有別國人,但目前我只遇過中國人)
拜託,惡補一點國際情勢、法律、政府組織、歷史,如果願意,再讀一點中華民國史,再來問我問題。
要知道世界上不是只有中國人,當然也不會只有一言堂。我不懂這有什麼好驚訝的。


做好功課,再來問我。
我會很高興回答。





    全站熱搜

    EEKWgerm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